吳正忠 都藜氏有限公司

更新:2018-11-21

發佈:2018-03-13

289

地址 臺東縣達仁鄉土坂村土坂70-1號

電話 0916-535899

官方社群 官方網站 FB粉絲團

立即購買

詳細介紹

把回家的路變好走紅藜先生

返鄉九年的吳正忠,喜歡自由無拘束,回家,只是想過自己的生活,卻意外無意開啟了與紅藜的緣份, 將原是田間配角的紅藜變成當今火紅的養生榖物。近年紅藜(臺灣藜)也在產官學界的合作下,研發多項紅藜商品,不僅獲得多項金牌;二〇一七年, 更在美國匹茲堡發明展上榮獲金牌及特別獎,創造穀物紅寶石產業。
 
原本部落荒蕪的田地,如今種滿了紅藜,大地恢復了生氣,老人家的生活也有了重心,部落經濟逐漸往正向發展,紅藜先生吳正忠最大的期望是能將回家的路變好走,讓在外的年輕人都可以回家。
 
時序來到十月、十一月,正是臺灣巒樹逐漸由黃轉紅的季節,也是紅藜(又稱臺灣藜)栽種的季節。沿著位在臺東達仁鄉的大竹高溪一路往上,來到排灣族的土坂部落,此時,正是農忙的季節,家家戶戶正忙碌著,所到之處,可以看見老人家正忙碌地在田裡除草、灑種子,整個部落充滿活力與生氣。
 
土坂部落是紅藜復育的起點,返鄉青年吳正忠的誤打誤撞,讓原是田間配角 的紅藜,成為臺灣最夯的穀物紅寶石,不但是因它的紅色外殼,更因它的營 養成分也是所有穀物最高而得名。
 
回家,只是想過自己生活
吳正忠,排灣族名「魯瓦」(Ljuwa ),出生在土坂無煙酒家庭,家中的老六,他笑說小時候自己不愛念書又頑皮,爸爸為了恐嚇他,便帶他去山上工作,要讓他體會當中的辛苦,還曾經到深山裡去尋找野生山蘇,當時真的很害怕, 總覺得有東西在你後面,但時間一久了,居然也就漸漸習慣了。
高中畢業後,吳正忠曾四處打零工,做過板模、消波塊等工作。退伍後,與與朋友在綠島合開民宿。一開始生意還不錯,然而,到了淡季,生意直直落, 為了維持民宿營運,吳正忠到餐廳打工賺錢來支付員工薪水,他笑說:「當初就是單純想過過當老闆的癮。」
 
偶然朋友開玩笑地說:「你家不是有山蘇田,幹嘛不回去?像我們餐廳都會 跟農民訂蔬菜,你賣給餐廳,不就好了!」沒想到一句玩笑話卻意外觸動了 吳正忠,燃起他回家的念頭。
 
結束了綠島民宿的經營,二十二歲的吳正忠,在二〇〇八年,帶著行囊回到家鄉,他說:「其實我只是想回家,不是說要做什麼事,就是單純地想過自己的生活而已。」
 
正視部落的問題環島募交通車

返家後的吳正忠投入山蘇的栽種,自己配管線、拉水管、拉電,當時他每天 早上五點上山割山蘇,下山後整理乾淨了,再到市區去販售,「一把山蘇訂價一百元,我了帶二十把,在臺東市各餐廳賣但都沒人要買,一直降到一把七十元,才有一家餐廳跟我買了十把,但之後都賣不出去,一直到天黑,我才知道做生意好難。」吳正忠回憶當初,苦笑著說。
 
隔年,八八水災肆虐,山上的山蘇全部被沖毀,吳正忠只得四處打零工,哪裡有工作就往哪裡去,「做鐵工、割檳榔、整理田地等,我都做!反正一人飽全家飽,只要能加油、繳電話費,一個月五千元就可以過了。」
 
回到部落生活的吳正忠,一開始並沒有獲得家人的支持,父親曾對他說,夢想不能當飯吃,家裡沒有錢可以支持你的夢想,做農沒前途,還是出去工作 !這是吳正忠返鄉碰到的第一個困境。同時,他也觀察部落大都只剩老一輩的阿公、阿嬤與小孩,他們靠微薄的老人津貼過活、養孫子,因此,部落的經濟發展一直活絡不起來,很多田地都荒廢著,八八水災後更是復原的慢。
 
返鄉的吳正忠一直在思考自己未來的路,也思考著如何改善部落的交通與經濟困境。二〇一二年,吳正忠發現部落老人家多,但交通卻十分不便,為了募集部落交通車的費用,他決定環島募款。當時他推著一台推車,販售部落手工藝品,身上僅帶一千元,便從臺東出發,邊走邊擺攤,最後在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的協助下籌到了費用,解決部落交通不便的難題。
 
一張兒時照片認識紅藜租地試種
結束環島後,回到部落的吳正忠,無意間看到了一張自己七歲與紅藜的合照,他好奇地詢問媽媽,媽媽以排灣族語告知「djulis,紅藜」。早期紅藜在原住民的生活中,是用於釀酒之用,平常很少食用,吳正忠覺得這紅紅的東西,很討喜,便上網搜尋資料,從中才了解到紅藜營養價值高,膳食纖維高達百分之十四,為燕麥的三倍、地瓜的六倍,是NASA認證過的最佳營養補充食品,並且是在自己返鄉的那一年,紅藜被正名為臺灣藜,他心想這麼好的作物,為什麼沒有人要 種,因而開啟了與紅藜的緣份。
 
二〇一三年,吳正忠租下了一分地,他稱為之實驗田,拿著外婆留下的紅藜種子灑在這土地上試種,當時沒有注意到季節,沒多久便遇焚風,紅藜被吹的慘不忍睹,這讓吳正忠下定決心要找出最適合的栽種時間。他將田地分為好幾塊,每個月都灑種子下去種,吳正忠說,像夏天八月灑下的種子,十月就長大了,但全是空包彈,一直測到十二月,才得到結論:紅藜十月種,明年二月收割,品質是最好的。
 
初期吳正忠並非專職當農夫,他到附近的溫泉飯 店工作,再聘請部落的人來做拔草、灑水等工作,但這樣的作法,讓爸爸很看不慣,覺得他應該自己下來照顧,吳正忠苦笑說:「老人家很難理解 我的作法,但想想,如果當時我每天都在田裡工作,怎麼會有收入度過這個草創的開始。」
 
二〇一四年,終於有了收成,吳正忠以一公斤一三十元的價格將帶殼的紅藜交由盤商收購,但事後他卻發現盤商加工去殼後,一台斤竟可以賣到六百多元,這讓他決定拉回自己銷售。他商請 父母協肋脫殼,自己則負責包裝、銷售,當時臺 灣正興起養生風潮,因此,銷售成績不錯。
 
環島推廣紅藜 首推紅藜免洗米 紅藜酵素
由於土坂部落耕作地用水來自大竹高溪純淨的水,且引水方便,不曾缺水,加上群山環繞的地勢,讓種出來的紅藜品質極佳,深受消費者喜愛外,充滿創意的吳正忠首推紅藜免洗米概念,解決了民眾對於紅藜難清洗、洗不乾淨的困擾,因而獲廣大消費者支持。
 
當時還在鐵花村擺攤的吳正忠,一張印著「熱血 青年」的名片,吸引了農委會水保局臺東分局長王志輝的目光,對他的紅藜產品很是看重,曾經協助包裝設計,甚至組了團隊將吳正忠的紅藜推廣為臺東在地意象的農產品。
 
二〇一五年,為了推廣紅藜及臺東農產品,吳正忠以「紅藜先生 — 為土地而走」之名再次徒步環島,這次他不僅打響了「紅藜先生」的名號,也開始累積客戶。同時在水保局臺東分局、臺東縣農會與等共同合作下,陸續研發多種產品,包括紅藜酵素、紅藜穀物棒、紅藜烘培食品、紅藜面膜等,不僅獲得多項金牌,今年更在美國匹茲堡 發明展上榮獲金牌及特別獎。
 
全力成為部落農民的後盾把回家的路變好走
如今,吳正忠租了五甲地,加上契作的面積共有三十甲,靠著紅藜創造一年四百萬的年收入。也因為他的開始,讓部落原本荒廢農地又再度有了新的生命,如今,部落裡的老人家不再只是坐在家門前喝酒,而是一早趕忙到田裡工作,彷佛找回了生命的寄託。現今約有一、二十戶的土地復耕,吳正忠也以高於市價一公斤二百元的收購價格跟部落的老人家收購,他笑說:「他們現在的收入可是都比在外面工作的小孩還多。」
 
「現實是打破夢想最好的東西」返鄉九年的吳正忠,全力成為的部落農民的後盾,他明白年輕人為何不敢返鄉的困境,明明想回家,卻擔心沒得發展,為此,他努力讓部落的經濟朝正向發展,並將紅藜多樣性發展。近年來,他也開始復育小米,研究如何防治鳥害,提升產值,同時也期盼 能在部落建置加工生產系統,直接產地生產行銷,也提供就業機會,讓青年回鄉,逐步讓土坂變成 臺灣最大的紅藜生產基地。
 
吳正忠表示部落其實很缺人力,需要年輕人回來,或許一開始不知道要怎麼做,但在這裡會慢慢找到答案,我會盡力把回家的路變好走,讓更多在外的年輕人可以回來。」

交通資訊

進入後可依您的出發地,選擇適合的交通方式
Top